中國商界雜志社官方網站───構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園
主編郵箱申請專訪設為首頁     
《中國商界》雜志社官方網站
2020中國企業誠信與競爭力
當前位置: 首頁 > 雜志 > 封面人物
王進平:凝心聚力 重構模架行業新發展格局
來源:《中國商界》雜志    2020-11-23 10:26:15
點擊數:8150
-->

  

     在我國基礎制造領域,有這樣一個人,他12年專注于事業,勇于創新,重構了一個行業的格局,將一個存在多年的傳統產業做得風生水起;他擅長彎道超車,敢想敢為,卻有所為有所不為,用頗具前瞻性的眼光和視野不斷突破行業天花板,大手筆創造了馳名業界的“宜興模式”,推動我國基礎制造業邁向智能化、自動化的高質量發展階段;他在一個聽上去有點冷冰冰的行業里搏擊,卻有著一顆柔軟而溫暖的心,他說要用有限的時間盡可能多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他就是中國模架協會會長,模架科技產業園(宜興)有限公司、天路集團、帥鋼模架(宜興)有限公司董事長王進平。

  從零開始實現華麗轉身

  王進平出名了。

  雖然是半途進入,卻用自己的方式實現反超,突破了一個又一個行業天花板,這位北大畢業的高才生成了我國模架行業的一個傳奇。

  有人問他:“你現在成功了,激動嗎,驕傲嗎?”

  王進平卻說:“沒有,一切都很平常。”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只是一個節點,是發展過程中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后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與記者交流時,王進平的自信、情懷和溫度透過電話那一端清晰地傳遞了過來。

  改變王進平人生軌跡的時刻是在2008年,用他的話說“那只是一個機緣巧合”。那年年底,身為一家公司總經理的王進平從北京到上海,計劃開展一個IT項目的時候,恰逢幾位自家親戚發生了爭執。“他們5個股東合伙辦一家模具企業,但是卻把生產停下來在吵架,我就覺得不對勁。”王進平回憶。

  “不賺錢的時候大家拼命干,一旦賺錢了就會你分多了我分少了地相互抱怨,弄不好就會散伙,這是中國式合伙人的通病。”

  其實,多年鏖戰商場的王進平知道,這幾位親戚犯的是一個常識性錯誤,說明他們在發展過程中已經遇到了瓶頸。

  于是,有著一份俠義心腸的王進平沒有離開,他選擇留下來幫助大家一起來“擺平”這個事。“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是一個事關企業生死的瓶頸期。大家都想為自己多謀一些福利,想多賺一點,這個是無可厚非的,但其實歸根結底是你袋子里的錢不夠。”王進平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從為這家模具企業做管理顧問開始,王進平慢慢進入到了模具行業。3個月后,就幫助他們做到了業績翻番。“作為帶頭人,你一定要考慮先開源,要把其他人或者說經濟拮據一點的人的口袋先塞滿,這樣大家就不會發生爭吵了。”

  模具被稱為“工業之母”,而模架則是“模具之母”,稱得上是中國制造業的“芯片”。通過幾個月的觀察,王進平發現,在那個時間段,這個行業大多把外資企業當做主流,這些外資企業是來投資的,而投資是講究回報的,“如果沒有豐厚的回報這些企業為什么來投資,只能說明這是一個有潛力、有利潤的市場,不然他們早都撤了,為什么一直待在中國呢?”

  盡管模架制造是一個冷門行業,但是王進平相信這個行業是有前景的——這是一個剛剛細分出來的、還沒有獨成一行的領域,它完全可以快速獨立,而且未來有著極大的發展和上升空間。

  “我可以經過努力,把這個行業加以細分。”本著這樣的想法,王進平正式進入到模架行業中,實現了人生從零開始的華麗轉身。

  彎道超車

  獨創新邏輯

  可是,要想把一個存在多年的行業再獨立出來并不容易。對此,王進平有自己的見解:“要想在行業中帶頭,我就必須彎道超車。”

  從一開始,王進平設計的戰略構想就極具邏輯性和前瞻性,結合模架行業中小企業居多、天花板可見的實際情況,他認為第一步必須要做平臺,而不是單獨去辦一家模架企業。“因為將來,誰擁有資源誰就擁有財富,誰擁有平臺誰就會擁有資源。平臺擁有話語權,擁有立規矩的權力,所以要有一種平臺思維。”

  但是,王進平話鋒一轉:“雖然目標是做平臺,但我還得從最基層開始腳踏實地地干。因為我不是行業中的人,我做的平臺大家不會認可,所以,首先我得讓自己先成為一個行業中的人,要樹立一個標桿,必須做得比身邊的人更好、比同行更好,發展得更加穩定和良性。我樹的標桿就是我的企業。”

  王進平曾經在外資企業做過管理6000余人的總經理,熟諳企業經營之道,他將《孫子兵法》的精髓有機融入自己這次的戰略布局——“正合奇勝,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千變萬化。”

  王進平說,只有當大家看到自己能夠賺錢的時候,今后建立平臺帶著大家一起做事的時候大家才會相信。

  本著這樣一個樸素的愿望,王進平從一臺設備起步開始創業。從第二年的兩臺設備再到第三年的四臺設備、第四年八臺設備,他的企業業績呈現幾何級的增長。

  起初很多人并沒有看明白他的打法,一開始只有一兩臺設備的時候,很多人是把王進平當作一個笑話來看的:“你看,北大畢業的高才生來搞這個。”“這個行業的人哪一個不是手上黑黑的、油油的,他西裝革履還打高爾夫球,能干成事嗎?”

  但是王進平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夏蟲不可語冰,他做得游刃有余:“如果我從一兩臺設備慢慢做起來,那么在大家眼里,就會覺得我和行業中的人是一樣的,從艱難中一點點積累起來,然后迅速發展,最后脫穎而出。其實呢,這只是我設計的一種做事方式和一個發展邏輯,因為一個品牌或者口碑必須要經過時間的沉淀,而不是你有錢或者做得多大就是品牌了,這需要業內人一點一點去認知、去改變,最后才能承認你的價值。這整個過程是比較漫長的,但是一旦形成定局,就很難再去改變。”

  在成功地把模架細分出來之后,沿襲之前的平臺思維,王進平進一步認為這中間有兩個功能是不能缺失的,一個是門戶網站,一個是行業協會。

  2011年12月,在工信部的支持下,肩負著整合行業資源重任的中國模架網誕生了,這標志著模架行業有了正式的互聯網門戶網。通過搭建的互聯網平臺,王進平推行了網上統一競標接單,讓客商與模架企業直接零距離接觸的商業模式,使企業減少了無謂的業務交際浪費。由此,很快便聚集了成百上千的模架企業。

  此后,通過三年的籌備和線上整合,2014年,中國模架行業協會正式成立。王進平說,協會是一個線下的組織,與中國模架網一起形成了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發展態勢,促成了很多之前未能涉足的事情,包括集中采購、防止不良客戶陷阱、防止信息不對稱造成的損失等等。


王進平參加由水均益主持的央視訪談欄目

  王進平記得,當年協會在集中采購一些原材料的時候,盡可能與源頭廠家對接。“比如我們找到瑞典的一家供應商‘三特維克’洽談合作,他們的一個小小的390刀粒卻在全球市場上是無可替代的。其之前價格是72元一粒,我們通過整合后集中跟他們談判,最后談到了50元一粒。因為這個行業已經有組織了,作為企業,你去賺合理的利潤就好。”

  他接著說:“比如在協會成立之初,我們就發動眾多的模架企業將曾經起訴過、欠賬未還的客戶進行梳理,推出了不良客戶黑名單,讓這些不良客戶無處遁形,從而凈化了行業市場。”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在王進平的帶領下,中國模架協會做了很多實事,搭建起了企業之間的平臺。通過幾年不間斷的務實發展,他們贏得了眾多模架企業的信任。協會的成立讓企業意識到了抱團取暖的重要性,以便能夠有組織地長期發展。

  重構新生態

  智能化“杰作”面世

  通常來講,一件事情是否能夠發生一些變化,其實是和環境密切相關的。作為個體,需要去充分地了解自身優勢、劣勢以及訴求,以期在不確定的情況下能夠快速適應環境,并調整行為策略。特別是在商業領域,我們不能用10年前、20年前的發展策略來指導今天的行為,今天必須要用今天的打法,這就是與時俱進。從王進平的事業發展軌跡不難看出,他正是較好地把握了這個規律,才一次次地化解危機、反敗為勝。

  2017年,全國各地的企業陸續開始了轉型升級的步伐,包括上海以及周邊地區制定的制造業政策都對模架生產企業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一些模架企業還被列入搬遷清單。“整個大環境都不太好了。”王進平說。

  面對市場環境發生的深刻變化,該何去何從,成了擺在王進平面前亟須解決的一道難題。

  模架企業以中小企業居多,且分布在各個地區,一直是各打各的、四分五裂的狀態。王進平就想,與其被迫搬遷,不如趁著這個機會主動想辦法,把被迫搬遷變成去其他地方主動投資,讓搬遷的浪費變成我們投資的必需。“為什么不建設一個產業園,把行業中處于上下游位置的企業納入進來構建起模架行業的完整生態圈,建立一個我們的產業家園呢?”

  有了想法立即著手實施。彼時,長三角的模架行業根據地主要在蘇州的昆山,大部分模架企業都是租賃廠房生產經營,離開了蘇州,本就屬于傳統行業的企業想要選中一塊好地方發展太難了。本著就近的原則,王進平主動和周邊政府接洽,開始尋找模架行業的新“根據地”。


2020年10月,由模架科技產業園(宜興)有限公司承辦的首屆“中國模架產業(宜興)高峰論壇”上,國內首份模架行業標準白皮書發布。

  他帶著40多位模架企業家在長三角地區的15個城市考察選址,宜興是他們的最后一站,他們斟酌討論后選定了這里。王進平告訴記者,當天的考察其實挺突然,他帶著企業家們從金壇來到了宜興。“沒想到是市主要領導接待,還列好了一張各項政策的清單,地方政府對項目的重視和發展的投入一下就提高了我們對宜興的印象分。這其中的主要原因還是宜興政府覺得我們這種組建生態鏈的發展模式會是將來比較主流的發展模式。”

  隨后,宜興市政府同意拿出500

  畝土地來進行模架科技產業園的建設。消息傳到模架協會后,企業家們異常高興,很快便與宜興政府簽訂了合作協議。然而,接下來與入駐模架企業的談判卻進入了僵持階段,期間幾次差點“熄火”。

  與單個企業投資項目不同,模架協會要對上百家企業進行溝通說服工作,一套方案想讓大家都同意非常難。“因為這是一次萬人大遷徙,要將這些模架企業及員工整體轉移到宜興,如何妥善安置等問題,大家的顧慮很多。”

  除去這些,入駐企業最糾結的還是自身利益問題。“我是如履薄冰,一路像是在走鋼絲。”作為項目投資方的牽頭人,王進平2018年就選擇在宜興長期駐扎。在此期間,他努力統一100多家企業的意見,最擔心的就是半途而廢。經過40余次溝通,最后終于達成了一致。

  王進平清楚地記得,從2017年9月2日第一次考察,到2018年4月1日整體簽約,最終有105家企業簽約入駐。其中模架企業有70余家,其他的為涉及鋼材、模具產品等產業鏈的企業。

  2019年6月,園區正式開建,產業園一期項目投資30億元,但質疑聲很多,許多金融機構都望而卻步,初期資金必須由投資方自己承擔,可是首筆付款就出現了問題,大家一度陷入僵持,許多企業主采取觀望態度。

  正是因為經歷了這其中的種種難題,王進平在10月18日舉辦的首屆“中國模架產業(宜興)高峰論壇”上演講時略顯激動,對于外界的一些質疑也很敏感。作為深耕模架行業十幾年的“老兵”來說,他比別人更看重這個行業的聲譽,更了解這個行業的艱難。

  在首次模架產業高峰論壇的演講中,王進平詳細闡述了企業抱團發展的優勢。他表示,模具是“工業之母”,模架是“模具之母”。模架是模具的前導產業,模架產業是工業領域中具有戰略性的基礎產業,附加值高、成長性好、涵蓋面廣,是發展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前端配套產業。模架產業的未來,應該是共建產業生態園,將上下游產業鏈整合在一起。因此,宜興模架科技產業園不僅是幾百家企業形成完整產業鏈、整體搬遷組建的產業園,更是模架行業“共創、共生、共享、共贏”的生態園區。

  作為我國模架行業第一個智能化制造基地,宜興模架科技產業園未來將肩負致力于打造全國最大的模架專業研發、生產和銷售基地以及建立模架行業產業集群的重任,將引領模架企業智能化、自動化轉型升級,從而提升行業的整體競爭優勢。

  用情懷和溫度

  做行業領航人

  進入模架行業的十年也是王進平不斷總結感悟、不懈精進的十年,他在日常生活中形成的風格和理念無不貫穿著中國古老的智慧和深刻的哲學思想。

  在談到為什么要做產業園時,他這樣對記者說:“凡事有結果就一定有因,沒有因就不會有果。我不迷信,但是我信因果。種什么因,一定會得什么果。這個結果好還是不太好或者是壞,完全是因為你的因和中間的維護過程。如果你的因本身就是錯的,那么結果一定是壞的。如果你的因種的對,那么結果一定是好的。”

  據王進平介紹,協會在為園區企業提供服務時都是免費的,并不盈利。他坦言:“這三年來做的都是公益的事情,土地是多少錢就多少錢給大家,建房時所有的單據通過審計后拿到桌面上,大家來分攤。我們沒有加上利潤,一切都是公開、透明的。”

  因為王進平極力實行的去中間化,使得園區內的廠房只有每平方米1000多元的低價,遠低于市場價。而依靠他自己經營企業的利潤,在做這些事的時候,王進平也是有著足夠的底氣。“因為我們做的是公益性質,我們沒有利潤,沒有兩頭通吃賺取差價,所以形成了政府肯幫忙、企業很配合的良性循環。”

  至于進入宜興模架科技產業園的企業有同質化該怎么辦?王進平對此也是自有辦法。園區專門建立了管理平臺進行員工資源共享,規定同類企業之間不能惡性挖人,通過園區管理平臺軟件統一管理,讓園區的員工流動在良性的狀態下進行,從而避免了企業之間相互惡性競爭的情況。同時,園區與周邊的大學院校聯系,定向培養行業中的技術人才輸送到園區,以此解決園區企業人才的問題。

  在提升園區影響力方面,王進平表示,他們通過各種途徑持續向外界推廣產業園,吸引更多相關企業和客戶慕名而來,從而有了源源不斷的優質客源。同時積極對接資本、對接銀行,讓銀行來為整個園區的企業放貸、授信或者做供應鏈金融,協會在中間做擔保。

  “我們還專門開發了一款招標平臺的軟件,以園區名義去各地參展,展示這款招標交易軟件,讓客戶在招標平臺上把自己需要生產的產品放上去招標,然后協會授權園區的企業來競標,這樣我們就變成了‘淘寶’。在吸引更多客戶的時候,真正做到讓大家有訂單、有客戶、有人才、有資金。”

  目前,產業園二期項目工程也已啟動建設,項目總投資30億元,80家企業已經簽約入駐。三期工程預計達到2000畝地,待項目全部建成后,整個產業園入駐的企業將達到500余家。

  作為宜興模架科技產業園的掌舵人,王進平除了通過各種努力讓產業園區里的企業發展得更好外,還有著未雨綢繆的規劃布局。首先,以宜興模架科技產業園和中國模架網平臺為基礎,繼續整合全國模架全產業鏈上的資源,組建全產業鏈的大數據庫,建成中國模架行業大數據中心,為國家制造強國戰略貢獻力量。

  同時,在行業健康、良性發展的時候,他會考慮把科技產業園內的企業整體打包走上資本市場,他要創造中國股市永不落幕的奇跡。“因為它是全產業鏈平臺上市的企業,中間任何一個環節都有幾十家同類型企業存在,任何一家企業出了問題,其他企業業務延伸就可以。這是整個全產業生態鏈上市的平臺企業,有獨特的抗風險能力,只要產業不消失業績就不會出問題,所以稱得上是永不落幕。”王進平

  表示。

  另外,王進平還將目光放在了行業的高精密度設備上。長期以來,這些設備都是從日本、德國、美國等國家進口,因為國內目前的技術水平仍很低。顯然,這成了王進平心中的痛:“如果其他國家將高精密度設備列入限制名單,那我們怎么辦,所有的高精密度產品就做不出來了。央企國企是有錢,但他們不愿意做長線投資,而民營企業又沒有太多的資本,即便有資本也不愿蹚這個‘渾水’,這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但是如果不關注、沒人去做的話,那么總有一天我們還是會被卡脖子。”

  “所以,當有了一定的資本積累的時候,我就要利用這些資本去研發模架行業的特種設備和高精密度設備,這樣可以彌補國家這方面的缺失。”王進平說。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面對我國目前數量龐大的中小企業群體,王進平認為“這些企業實際上應該是推動我國經濟發展的生力軍,而他們的當務之急是能夠以另外一種新的模式強大起來。眼下,已經形成生態閉環的‘宜興模式’必然會改變中小企業的發展格局,為中小企業抱團發展、集中發展、共享共贏提供一個現實范本。”

  離開北大校園多年,未名湖畔的塔和風卻始終根植于王進平心頭,成為他立足社會回報社會的基石。每年,他都會抽時間去各地旅游一陣子,在產業園創建初期,他去了四川、云南等地。返回后他為自己設定了“小目標”,他說:“我準備在那里建設四所希望學校。一旦產業園這邊開始盈利,第一份利潤將全部投到那里去建設希望小學。后期的利潤依然會全部拿出來成立基金公司,由基金運作,開展長期的公益慈善事業,在需要幫助的地方留下自己的足跡,盡到應有的社會責任。”

  王進平說:“如果通過我的努力還能賺取一部分財富的話,那么除了自己的生活必需,其他的我都會盡己所能去資助需要幫助的人和事。因為一個人短短幾十年,要活得有意義,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這樣才能體現出人生的價值。”

《中國商界》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20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中國商界雜志社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法律顧問: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 吳志軍律師
聯系電話:010-83115018 83115023 有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熱線:40006 21315 電子郵件:zgsjbj@126.com
辦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廣安門內大街報國寺1號 郵編:100053
《中國商界》雜志 國內統一刊號:CN11-3654/F 國際標準刊號:ISSN 1006-7833 郵發代號:82-700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O^★)MG黄金工厂_稳赢版 香港六合彩63期开奖结果 彩票平台十大排名彩票 (-^O^-)MG巫师梅林试玩网站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 22选5定胆方法 (*^▽^*)MG橄榄球明星怎么玩容易爆分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黑彩网上彩票平台排名 (^ω^)MG彩色三角游戏 (★^O^★)MG蛇和梯子免费下载 (*^▽^*)MG船长的宝藏游戏网站 (*^▽^*)MG凯蒂卡巴拉爆分打法 网赚交流论坛 香港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O^★)MG玉皇大帝爆分技巧